称呼——星星/Sinly
腰不好,人怕折腾,工作之余画点破画摸个鱼。

说相声的真好看。

长期蹲武侠冷坑陆传猫鼠等,游戏[第五欺诈],电影国剧基本看更新,日漫[虎兔,野良神],国漫[主嗑一人],欧美[超蝙盾铁爱尔兰兄弟]
,墙头无数。

杂食,善鬼话连篇,容易被安利,温驯生物,道系画师。

微博——晨星渡水

【西陆】喜轿


陆小凤来到万梅山庄已经七日,东海岛上的母老虎要追婚,就连他也不得不避让一二。

追赶而来的岛仆们也守了七日,可他们不敢踏入万梅山庄,因为这里的主人,只认陆小凤一个。

但他们也不必离开,因为想请剑神出手,大智大通都说没办法,那就是没办法,陆小凤终归要出来的。

西门吹雪知道陆小凤来避难,既不问,也不露面。陆小凤也不介意,就在这喝了七日的酒,婢女们自然将他伺候的很周到。

七日期限已到,陆小凤今天起来的很晚,但他很精神,缎发以白发带整齐束起,剑眉斜扬星目光转,两撇胡子也精心修剪过。

他来到万梅山庄外,外面有一顶红轿子和一群早已不耐烦的人。“七天之约已到,陆大侠,你可是来践约的?”

“你们既然准备好了轿子,新娘子呢。”陆小凤双手搭在腰上,只觉春风酥软,站着也像是躺着般放松。

“陆大侠请上轿。”

陆小凤头一次见这么荒唐的事,他不止生气,他还想笑,因为他觉得这母老虎实在有意思,别人都想八抬大轿娶她,她却用喜轿接陆小凤回去。

“我若是不上呢。”

“罚酒都是不好喝的。”

看着一柄柄宝剑绽银光,陆小凤撇了撇嘴,便摆出架势打算周旋一番趁机逃走,却看到这些人忽然停下了,齐齐看着自己身后,于是他也回过头去。

一身白衣似雪,那目光却比隆冬的寒风还要刺骨,这位老朋友对周围的人熟视无睹,只看着陆小凤。

“你没有找我。”西门吹雪一直在等,他在等陆小凤开口。

“我没找你。”陆小凤笑了笑,眉眼间依旧是副风流模样。

“为什么。”西门吹雪脸上冰霜不见消退。

“因为大智大通说没办法。”陆小凤可以为别人求西门吹雪出手,却不愿因为自己的麻烦找他。

西门吹雪看了他片刻,转身从乌鞘中拔出长剑。

“你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。”陆小凤叹了口气。

“我替你想好该怎么补偿了。”西门吹雪说着,看向那顶喜轿,珠帘玲琅,很是好看。

陆小凤也在看喜轿,脸色反而不太好看。

西门吹雪的剑很快,可今日看来又比之前更快,陆小凤冲进人群想自己解决时西门吹雪已经刺伤数人。

剑神扬名江湖无人不知,一座绕不过去的山就只能仰视,当他出手,什么事都摆平了。还能站着的人连连向西门吹雪告罪后搀扶负伤的兄弟灰溜溜离开,连陆小凤看来都有点牙根发酸。

一个人想抓住麻烦时麻烦反倒溜的比谁都快。

西门吹雪看着陆小凤,这人披着大红披风站着红轿边,说不出的合适,陆小凤此时也看了过去,目光一触,相顾无言,并不缠绵反而有点剑拔弩张。

两人又同时有了动作,陆小凤想要离开,可偏偏西门吹雪就是那个能追上他的人,他那柄剑出现拦住了去路,陆小凤猛的顿住又轻飘飘的退去,轻功登峰造极后自然信手拈来,西门吹雪却不管,剑更快追去,看起来是真的要取他首级,陆小凤只好聚精会神灵犀一指去挟剑,急退数步中突然身子一仰,扑通跌进了轿中。

西门吹雪的剑追入红轿后便停住了,眼中多了些笑意,剑尖轻挑帘钩放下轿帘。

陆小凤跌的七荤八素,抬眼时轿帘已落,他什么样的轿子都坐过,唯独没想过坐喜轿,也算是个特别的经历。

他发现这么宽慰自己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陆小凤在想什么西门吹雪不知道,知道了也不会在意,这顶红轿子在万梅山庄外放了几日实在是看不顺眼,现在里面装了陆小凤仿佛都发着光的叫人喜欢,他心情不错的唤来家仆抬轿子回山庄。

像个抢亲回来的采花大盗。

事后曾有人找到大智大通,再次问到如何能请动西门吹雪?大智大通却还是那句话,没办法。

的确没办法。

除了西门吹雪,再找不出第二个能把陆小凤塞进喜轿的人了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29 )

© 晨星渡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